RSS订阅 |
您所在的位置: 辽宁省林业和草原局>首页>社会关注

【辽报】初心如磐鹤鸣九皋——盘锦市林湿局鹤类繁育保护站技术员赵仕伟的故事(下)

来源: 《辽宁日报》9月12日1版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撰写时间:2021-09-13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打印本页] [关闭窗口]    

 

  本报记者 赵婷婷 胡海林

  九月的盘锦辽河口,芦苇飘摇,无限辽远。一阵风来,苇海掀起波涛渐次远去,几声鸟鸣传入耳中。朝着声音寻找,只见几只淡黄色的雏鹤正奋力举着翅膀踉跄奔走。不远处,一道瘦削的身影不紧不慢地跟着,眼神未有一刻放松。

  “那就是‘鹤爸’赵仕伟。”同行的朋友说。

  一身地道的农民打扮,身材偏瘦,面孔黢黑,背着手一副闷闷的样子,全神贯注地盯着鹤群。这就是用28年青春扎根苇海、成功繁育240余只丹顶鹤的赵仕伟吗?直到大伙儿走到眼前,他才有所察觉,“这些鹤宝宝刚满20天,正在练习平衡,我得盯紧点”。

  说是紧盯,但赵仕伟并不靠近,也不干涉。问起缘由,赵仕伟腼腆一笑,“我现在正扮演着‘严父’的角色”。

  原来,随着繁育基地里人工饲养的丹顶鹤数量不断增多,赵仕伟也逐渐探索由“慈父”向“严父”转型,每天定时对丹顶鹤进行野化训练,强化它们的觅食和飞翔能力。他告诉记者:“以前鹤数量少,只想着怎么照顾好它们,越和我亲近我越高兴。现在不一样了,得让它们逐渐离开我,适应在野外生存。”

  虽说要疏远,但赵仕伟的操心事儿却一样也没少,投食、巡护、训练……桩桩件件都要经手,“不然总是不放心”。在雏鹤孵化期,熬夜守护是常事,时间一久,睡眠规律被彻底打乱,高血压等劳累病“找上了门”,但赵仕伟却不以为意,用他的话说,“对自己比较粗糙”。

  “如此尽心培养的丹顶鹤,放归自然了会不会舍不得?”有人问他。

  “那不会。”赵仕伟答得干脆,复又沉默片刻,喃喃地说:“这对它们来说是好事儿,孩子长大了就得出去闯。”

  用心坚守,用情付出,28年相依相伴,赵仕伟早已把繁育基地当成家,把丹顶鹤视作自己的孩子。

  “‘鹤爸’当得够格,‘丈夫’和‘父亲’的角色却做得不够好。”每当想起对家庭的亏欠,赵仕伟总是心酸,一年到头,他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“定居”基地。在与鹤为伴的年年岁岁里,赵仕伟不知错过了多少亲情时光,连儿子晓彬都说:“有鹤的地方才有老爸。”

  晓彬9岁时,生过一场病,赵仕伟听到消息后赶紧把儿子送到医院。一边是亲骨肉住院,一边是雏鹤孵化正值关键期,都离不开他,赵仕伟也犯难了。“爸,你回去吧,我吃了药就好了。”小小男子汉开始懂得体谅父亲。赵仕伟摸了摸儿子的脸、拍了拍妻子的肩,咬咬牙返回基地。所幸,儿子很快恢复,雏鹤也顺利孵化,但赵仕伟心中的愧疚始终难以释怀。

  相聚因稀少而珍贵,家庭因理解而温馨。看似是一个人的努力,实则是一个家的付出。这些,赵仕伟都看在眼里、记在心头。

  “虽然有时候忙起来顾不上家,但我知道他一直都牵挂着我们。”景海艳对丈夫无怨无悔地支持,“当年把结婚、蜜月地点选在鹤站时,我就知道他这辈子离不开鹤。他守着鹤,我守着他,挺好的。”

  如今,景海艳也加入了养鹤队伍,繁育期时帮丈夫喂食、遛鹤。“让他轻快一点是一点。”景海艳说。

  全力支持“鹤爸”工作的,还有“鹤爸”的爸妈。在赵仕伟印象中,前些年的春节基本都是在值班室度过,回去陪父母的次数屈指可数,但老两口从未埋怨过他,还经常嘱咐他认真工作、把鹤照看好。如今,老两口已经年过七旬,赵仕伟在养鹤之余,也匀出了更多的时间精力陪伴父母,视频电话、放假探望、共度春节……“想把从前错过的陪伴弥补回来。”赵仕伟说。

  在朋友眼中,养鹤不是啥“体面工作”,这些年,朋友们时常劝他另谋出路。

  可赵仕伟的答案至今没变:“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。跟鹤在一起,我踏实;照顾好它们,我心安。”

  “不过,我争取在退休之前离开这儿。”赵仕伟话锋一转,俏皮地卖了个关子。

  “因为到那时候,人工繁育的丹顶鹤会越来越多,等达到一定规模,就逐渐把它们放归大自然,我这个‘鹤爸’的工作就可以圆满告捷了。”赵仕伟说完一笑,将目光投向远方。

  苇海深处,几个白点若隐若现;秋风徐来,阵阵鸟鸣萦绕耳旁……

 

   附件列表: